为什么“受尊敬”对一家企业如此重要
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05日
 

评价企业的维度可以有很多,比如是否让股东获得满意的回报,是否具有突出的创新能力,是否善待员工,是否承担社会责任,等等。不过从2001年创刊至今,我们一直认为,有一种维度对于今天的商业更为重要,那就是“受尊敬”。

常常听到这样理直气壮的宣示:我们创立公司的唯一目的就是为股东创造价值,这种说法当然没有错,错在我们将金钱作为唯一价值。一些公司可能为股东赚取丰厚的红利,但却无法赢得最基本的尊敬,无论是在他的对手那里,他的客户或者他所生存的社区。在我们这个时代,这样的情况屡有发生。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可悲的事情。一家受到尊敬的公司,理所应当为股东创造物质财富,与此同时,他应该向我们展示商业的美好,让我们确信商业在促进人类生活与文明进步过程中扮演的积极角色。或者说,它本就是人类文明演进的一部分。

我们期待更多的公司赢得尊敬。尽管中国经济获得了数十年的高速成长,在财富世界500强中已经占到五分之一强,但有时候我们不免感慨,真正受尊敬的企业似乎不如我们期望的那样多。或者说,在过去多少年中,无论社会大众还是投资者,都太看重了一家公司在财务上的成功,比如是否融得ABC轮,是否跻身估值10亿美金的独角兽,春风得意去敲钟或者股价连创新高。我们以此为标准,进而肯定或者否定一切。

但是要警惕的是,任何时代的商业都不乏那样一些公司和公司人,他们蔑视一切,自命创新和颠覆者,高喊着要重新制定规则,但当喧嚣过后,人们发现,他们做所的一切是违反常识的,无非是在正常的商业规则和理性之外寻找灵便之路,尽管他们不无追捧者,甚至不乏追随者。但是到头来看,他们从来没有创造价值。如果他们的成功证明了不恪守商业基本规则,不尊从商业伦理和秩序的成功,这种成功对于商业并没有建设,而只是破坏。问题在于,很多时候我们不太在意这些公司信守怎样的价值观,不太在意它对商业伦理抱持怎样的看法,当然我们更不会拿它宣扬的使命和愿景当真,但纵观中外古今,那些赢得尊敬的企业毫无例外地确信,他们尊奉的使命和价值观是他们生存的价值和理由,他们一直为之而努力。

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到常识。我们会发现,那些“受尊敬”企业的塑造者具备共同的特质,那就是企业家精神。他们敢于创新,敢于试错,有一种“为的就是改变世界”的豪气,但他们不是非理性和无底线的冒险家。胆气之外,他们有坚定的使命感和价值观。他们可能是颠覆者,也可能是坚守者。他们已经是商业巨人,也许还只是“小家伙”。不管他们身处哪个领域,在做什么样的事情,他们体现出来的是同样的精神气质。我们知道,未来中国拥有怎样的商业文明,决定于他们。因为他们留给后世的不只有物质财富,还有文明的传承与进化。

如果肯于相信他们带给我们的未来,我们就一定会发现,即使从物质财富的角度看,那些不能赢得尊敬的公司也不可能持续地为股东创造价值。用脚投票不仅适用于那些失去创新能力或者经营管理不善的公司,对那些无法赢得尊敬的公司同样适用。如果股东回报来自于一家对环境和社区造成损害的公司,如果在这家公司的每股盈利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对消费者的伤害,这种伤害很可能包括了你的家人和孩子,这样的公司绝不值得持有,它的股东回报甚至可能归零。就此而言,受尊敬可以看做公司溢价的一部分。这种溢价体现于你可能更容易赢得合作伙伴,你的利益相关方不会轻易抛弃你,你更容易赢得年青一代的支持。很多时候,这种溢价也会体现于公司的财务价值——当然这是一系列因素影响的结果。